溥仪尚未成年,就有很多外国女孩来信说愿做皇上的女人,简直不堪入目

2017-07-27 17:35:34
标签:

作者:金满楼

紫禁城里,儿童时期和少年时期的溥仪是孤独的。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,溥仪也变得越来越叛逆,时不时就要反抗一下旧制度、旧礼仪。

譬如,他不愿乘皇轿而要坐汽车,他为了骑自行车而将门槛锯掉,他要穿洋装、打领带、戴猎帽,等等。

但最令端康太妃震惊的是,溥仪居然提出要戴眼镜!

天哪,太可怕,皇帝竟然要戴眼镜!这是万万不能的。

溥仪尚未成年,就有很多外国女孩来信说愿做皇上的女人,简直不堪入目

最早发现溥仪眼睛近视的是庄士敦,因为每次上课快结束的时候,溥仪总是回头看那个座高近两米的大钟而不是更近的小钟。

于是,他提出请医生给溥仪检查视力并配戴眼镜,但这个提议遭到了端康太妃、内务府和醇亲王载沣的坚决反对。

直到庄士敦以辞职相威胁,保守派们才最终同意。

溥仪戴上眼镜后,显得斯文了很多。他其实是喜欢戴眼镜的,特别是金边眼镜,他后来照的相片,大都是戴着眼镜而照。

说溥仪孤独,其实也不全是。至少他每天都会收到很多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是世界各地的信件。

信件大多是匿名的,内容也是五花八门,有投诉的、有谋官的、有告密的,甚至还有请求皇上入教的。

最有意思的是,有几位外国女孩来信主动提出,愿意“侧身于皇帝的嫔妃行列”。

当然,这些英文信都被庄士敦给直接处理掉了。

溥仪尚未成年,就有很多外国女孩来信说愿做皇上的女人,简直不堪入目

其实溥仪也往外面写信并给报社投稿的,他曾以“邓炯麟“的笔名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小诗,后来还被庄士敦翻译成英文并收入了《紫禁城的黄昏》那本书。

当时紫禁城能直接与外界联系的,是一部电话。

为装这部电话,溥仪也是经过多次斗争才获得的。

醇亲王载沣开始不准皇宫安装,但后来溥仪一句话把父亲噎住了:

“王爷府上不是早就安了电话吗?”

溥仪对父亲很不满:辫子剪得比我早,电话装得比我早,汽车也买得比我早;

但醇亲王认为,皇帝啊,皇帝随便和别人接触,皇威何在?成何体统?!

电话安好后,溥仪兴致勃勃的按照电话本随意给人打电话:

“来者可是……杨小楼?”

京剧名演员杨小楼接到电话后一愣:

“嗯?您是谁啊,哈哈……”

溥仪不等他说完,便急忙把电话给挂了。

只有一次,他给刚回国的胡适博士打电话,两人说上了:

“你是胡博士呵?好极了,你猜我是谁?”

“您是谁啊,怎么我听不出来呢?”

“哈哈,甭猜了,我说吧,我是宣统呵!”

“宣…宣…统?……啥?……是皇上?”

“对啦,我是皇上。你说话我听见了,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儿。你有空到宫里来,叫我瞅瞅吧!”

溥仪尚未成年,就有很多外国女孩来信说愿做皇上的女人,简直不堪入目

几天后,胡适真的来皇宫拜见皇上了。守城的护军们一头雾水,他们之前没有听说有这个安排。

在费了不少口舌后,护军报道到溥仪那里,他才想起了这事,胡适也就进了宫,两人坐着谈了二十分钟的话。

由于胡适当时是个有名的新派人物,在与皇帝见面的事情传出去后,王公大臣们大为恼怒,而新派人物也攻击胡适有“膝盖发软”的毛病。

当时还有人造谣说,胡适进宫后拜倒在皇帝面前,不过这却是不真实的。

后来,冯玉祥将溥仪逐出皇宫,胡适极力为溥仪鸣不平并谴责冯玉祥驱逐孤儿寡母是“东方的野蛮”。

在军阀当道的时代,胡适敢于这样做,恐怕不仅仅需要“善良”而更需要“勇气”了。

热点关注
热点关注
 
精选文章